<span id="kthsv"><u id="kthsv"></u></span>

    
    
  1. <bdo id="kthsv"><optgroup id="kthsv"><thead id="kthsv"></thead></optgroup></bdo>
    <tbody id="kthsv"><div id="kthsv"><address id="kthsv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
    <track id="kthsv"></track>
      >   新闻中心   >   正文

    运费又要涨?“奥密克戎”或加剧航运紧张局面?

    南非发现新冠病毒新的变异毒株,并被世卫组织正式命名为“奥密克戎”毒株,欧洲多国已经查出“奥密克戎”毒株感染者,世界高度紧张,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仍较为严峻。据人民日报,截至目前,5天内已有至少博茨

    南非发现新冠病毒新的变异毒株,并被世卫组织正式命名为“奥密克戎”毒株,欧洲多国已经查出“奥密克戎”毒株感染者,世界高度紧张,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仍较为严峻。据人民日报,截至目前,5天内已有至少博茨瓦纳、比利时、以色列、英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中国香港、澳大利亚等9个国家和地区报告发现了该新型变异毒株。此外,荷兰、捷克也疑似出现了此变异毒株的踪迹,正在做进一步的病毒基因测序。

    近期,东南亚多个船公司在运费上涨、运力短缺的情况下,也开始征收拥堵附加费、旺季附加费、缺柜费等附加费用。此外,据了解美线航运近日也因舱位紧张而大面积停航。那么,“奥密克戎”毒株会否加剧航运紧张局面?12月航运运费又要“起飞”了吗?

    美线、东南亚或面临大面积停航问题

    据悉,东南亚运费11月出现大幅上涨,一柜难求已经开始出现在一些东南亚港口。从一些东南亚船公司的最新涨价通知来看,蛇口港至泰国曼谷、林查班港,涨价USD350/700/700;蛇口至仁川釜山等港口,直接涨价USD500/1000/1000,涨幅确实不小。

    除了东南亚航线,美线航运同样面临大面积停航的问题。由于港口拥堵,此前万海航运表示,其正在将船只从其六条亚洲——美西航线转移到其亚洲内部航线。以星航运Zim已与万海公司一道,将亚洲——美国西海岸航线上的船只改道,并暂停其至洛杉矶的加急服务挂靠至少七周。

    THE Alliance计划在12月初停运四分之一的亚欧航线。Hapag-Lloyd计划将这条航线的费率提高70%。这家德国航运公司12月1日起从亚洲到北欧的FAK费率将增加2000美元至每FEU4890美元。达飞也公布停航计划。

    运费恐要再次上涨!推高商品进出口成本

    对于大宗商品市场而言,运费攀升会直接推高商品进口成本。据了解,波罗的海巴拿马型船运价指数(BPI)包含5条巴拿马型期租航线,这些航线主要用于运输煤炭、粮食、铁矿(594, 7.50, 1.28%)石等大宗商品,其运输船舶频繁往返于中国。该指数在去年5月跌至599点,于今年9月底强势回升至4717点,升至13年来最高水平。

    “干散和液散这类船型运输的是基础资源类商品,经济维持和发展的需求刚性强,海运费上涨会自然而然地均摊到商品价格中,但由于运费在商品进口成本中的比重不同,当前各类进口商品受运费上涨影响的程度也不同。”航运业内人士分析说。

    据了解,目前,铝土矿、红土镍矿、铜精矿等有色品种的生产冶炼成本虽然一定程度上被运费推升,但在当前价格和利润水平下,运费的实际影响并不是很大。对于原油而言,航运在其整体消费中占比极小,即使航运需求增加,对于原油整体消费来说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;南美大豆(5864, -49.00, -0.83%)到港价运费占比约10%;铁矿石受到的影响则相对明显一些。

    相关数据显示,去年至今,进口铁矿石成本中,海运费占比有较为显著的提高。据了解,去年年初,澳洲、巴西至中国的海运费分别为7美元/吨和18美元/吨,而当前分别上涨至19美元/吨和36美元/吨。以澳洲为例,主流矿和非主流矿开采成本分别在20美元/吨和70美元/吨,去年至今变化不大,而海运费占主流矿成本的比例从35%提高至95%,占非主流矿的比例从10%提高至27%。另外,非主流矿一部分是采用中小型船只,实际运费成本估计会更高。

    与此同时,运费上涨、运力短缺会对国内进出口贸易企业造成较大影响。而与短缺最严重、涨价最迅猛的国际集装箱运输相关度较高的更多在出口端,外贸企业利润难免受到挤压,尤其是受供应链影响中断的行业,比如基础材料、机械设备以及汽车产业。

    对于国内外贸企业来说,集装箱运费攀升,最受冲击的是低附加值的商品,因为利润空间小,这些商品无法承受过高的运价,所以很多海外买家暂停下单,并把一些低货值的商品订单进行延期或者拒绝收货。专家分析,目前国内仍有大量的积压订单,集装箱船装载率还处在高位,因此短期内运价难有剧烈波动。

           “奥密克戎”新毒株的出现加剧了全球经济复苏的担忧,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仍较为严峻。不过,

    有业内人士认为,疫情虽然会利多运价,但是高运价也会对需求产生挤出效应,但短期内高运价

    或仍将持续。 

    热门排行 · Top Ranking